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國家重大需求,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,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,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,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。

——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

首頁 > 學者風采

最是紅柳留人心 不辭長做戍邊人

——記2019年中國科學院年度感動人物李世英

2020-01-22 中國科學報 陳歡歡
【字體:

語音播報

李世英(左二)與同事查看產品質量 大連化物所供圖

  1月的新疆石河子空氣澄澈干冽,時不時飄起的雪花加快了人們的腳步。忙完一天工作,來自遼寧大連的援疆人員聚到一起,開始與下一批援疆人員交接工作。

  “新疆怎么樣啊?”新來的援疆人員問道。

  有人馬上回答:“李世英最有發言權,他都來新疆9年了。”

  坐在一旁的李世英擺擺手默不作聲。李世英是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(以下簡稱大連化物所)高級工程師。2011年,46歲的李世英作為大連市第一批援疆干部,來到石河子市,在新疆天業(集團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天業集團)掛職擔任總工程師。

  這一待就是9年,技術人員援疆的期限是一年半,這期間李世英5次申請延期,人稱援疆“釘子戶”。2019年年末,跟往常一樣,他提交了第6份《本人繼續援疆申請書》。

  援疆“釘子戶”

  為何6次申請繼續援疆?這里究竟有什么令他牽掛不舍?

  “搞化工不是個簡單活,項目牽涉多方、工程建設工期長。每次援疆到期幾乎都面臨一樣的情況,手頭工作都沒做完,并且是正需要人手的時候。我就想繼續把這個項目做好、做完美、做成功。”李世英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。

  李世英所在的天業集團是國內氯堿化工行業的領軍企業,連續多年入選中國制造業500強、擁有15000名員工。天業集團也是全國第一批循環經濟試點企業、技術創新示范企業。剛到天業集團時,正值企業的轉型期,找到一條產業創新之路的重擔落到李世英肩頭。

  在深入調研論證后,李世英提出了發展現代煤化工的建議,并催生出天業集團第一個科技前沿項目——利用電石尾氣生產乙二醇。“一定要用電石尾氣生產出高附加值的乙二醇,以填補我國在該領域的技術空白,這也是天業集團堅持走循環經濟發展道路最有力的證明。”李世英暗下決心。

  當時,這一技術在全國乃至全球尚無經驗可循, 李世英率隊攻關,馬不停蹄地在各個城市奔波,尋求合作。有一段時間,看著工作沒有進展,李世英心急如焚,著急上火引發的牙疼讓他整宿睡不著。

  科技攻關困難重重,一套設計方案實施失敗后,李世英和團隊立即再設計一套方案。一次次失敗,一步步總結,一點點積累技術創新經驗。

  抱著屢敗屢戰的決心和人定勝天的信心,團隊終于成功打通全工藝流程,摸索出最佳生產方案。用時一年半,天業集團完成了世界首套電石爐氣深度凈化制乙二醇項目,并于2013年初推動5萬噸電石尾氣制乙二醇項目順利投產。

  這一仗打得漂亮,但大連技術人員的援疆期限是一年半,這也讓李世英錯過歸期。

  然而,這樣的“仗”一個接一個,像戈壁上的紅柳一樣留住了李世英——他的歸期也遙遙無期。

  “很多年輕畢業生不愿意來新疆,李世英一待9年,并干出了一番成績,他不僅是援疆‘釘子戶’,也是天業的一面旗幟,鼓舞著年輕人的士氣。”天業集團董事長宋曉玲說。

  “坑人”的李世英

  “李世英太‘坑人’了,總是先斬后奏,連蒙帶哄,我已經習慣了。”李世英的妻子王燕說。

  2010年,國家要求全國19個省市對口支援新疆,大連市對口援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八師石河子市領導找到李世英,說對口援疆需要一名懂技術會管理懂經營的復合型人才,希望他去。李世英回家征求王燕的意見,王燕有些遲疑,這時候,李世英寬慰妻子:“沒有比我更合適的人選了,到那兒我也能發揮我的特長。”

  “我是個凡事不掛心、不操心的人,自從李世英走后,我就像重新活了一回,凡事親力親為。”王燕說。

  結婚三十載,1/3的時間分隔兩地,王燕說她這些年被磨得沒了脾氣,“只是希望他注意身體,不要喝生水。他的結石很嚴重,膽上都長滿了,腎結石也有了,手術一再延期。而他總能找到理由,說手術后恢復也需要一兩個月,項目等不了”。

  王燕擔心的還有不少:“住采光不好的一樓,大冬天穿單褲單鞋,喝生水,衣服晾在餐桌上……就為了圖方便、省時間。”

  這期間李世英缺席了家庭、虧待了身體,還耽誤了自己在大連化物所的研究生涯。

  “李世英將近乎全部精力投入到天業集團的工作中,也一連5次耽誤了他的職稱評定。”王燕說。

  直到2019年,李世英獲評全國“最美支邊人”后,他的事跡才為全所知曉。在職稱評審中,李世英高票通過,終于評上了高級職稱。

  時間是公平的,將近乎所有精力投入到援疆工作的李世英碩果累累,通過牽線搭橋推動天業集團和大連化物所共同建立了聯合催化中心;幫助天業集團與荷蘭阿克公司、南開大學、清華大學、華東理工大學等單位開啟技術合作;推動華東理工大學采取“請進來,送出去”的模式,為天業集團培養了82名工程碩士研究生……

  “寧愿生命透支,不能讓使命欠賬。”李世英說,“大連化物所的最新技術、最新成果已經成功地引入到新疆、引入到天業,實現從‘輸血’到‘造血’的轉變,是我的使命。”

  自從丈夫援疆后,王燕每年都來一趟新疆,至今已9年。“這9年新疆變化太大了,有些城市面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我再來都認不出了,這樣一想,李世英做的確實是有意義的事。”王燕說。

  “來邊疆我才更深刻地知道什么是祖國”

  石河子冬天雪多,飛機經常落不下來。但石河子有種魔力,一般人不愿意來,來的人又舍不得走。李世英和援友們就是如此。

  “來新疆的時候我女兒剛出生,現在兩歲了,不知道回去還認不認識我。”

  “來援疆誰都有顧不上的時候,兒子高考我缺席了。”

  “母親在ICU搶救了十幾個小時,我沒趕到身邊。”

  為什么不回去?如果可以還會選擇來嗎?

  援友們沒有半刻遲疑:“來,新疆需要我們。”

  李世英則說:“我感恩這次經歷,來邊疆,我才更深刻地知道什么是祖國。也是在這片熱土,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”

  石河子是一座年輕的城,新中國1949年成立后,帶著三五九旅創造南泥灣的王震將軍入疆,擔負起墾荒戍邊的雙重任務,誓把石河子變成第二個南泥灣,石河子由此建城。

  昔日在戰場保家衛國的軍隊變成了搞大生產的兵團,李世英常常感慨軍隊入疆并世世代代扎根大漠的那段歷史。

  新時代,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啟動,從2010年到現在,全國19個援疆省市先后選派干部近9萬人次踏上新疆。他們成為助推新疆事業全面發展的一支生力軍,僅2019年,19個對口援疆省市就實施援疆項目1935個。

  李世英總說,在茫茫的人海里,他是微不足道的一個。

  2017年,遠離家人的李世英多了一個親戚,他與石河子當地中學生努爾曼古麗結成“親戚”,關心努爾曼古麗的生活和學習,給她過生日,為她買新衣服和學習用品,給她講民族團結的故事……努爾曼古麗一見到他,就親切地叫他“漢族爸爸”。

  李世英宿舍里為數不多的幾個“擺件”基本都是這個女兒親手做的,李世英逢人就提自己有個聰明乖巧的女兒。“你看這是我女兒給我做的賀卡”“你看這是我女兒送我的來自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沙子”“你看這是我女兒編的筆筒”……

  大連到石河子,蔚藍到深黃,數千個日夜里,李世英這樣的援疆人遠離了家人、朋友、同事,將近乎全部的精力投入新疆建設中,他們像紅柳一樣守衛著祖國,在這里結下了親戚、結交了援友、培養了學生,擁有了第二故鄉。

  (原載于《中國科學報》 2020-01-22 第1版 要聞)

打印 責任編輯:侯茜
  • 劉永定馭藻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© 1996 -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

聯系我們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:100864

  • 期货理财平台